国家力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向亚欧通道扩能

浅秋视界 · 2020-02-24

✅邱型柏,国家力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向亚欧通道扩能-浅秋视界 _国家力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向亚欧通道扩能

  原标题:国家力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向亚欧通道扩能

  国家力推西部陆海新通道,中欧班列向亚欧通道扩能

  随着国家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欧班列具备了向南与东南亚贯通的条件。在运营中欧班列领先的城市大力推动下,一条贯通欧洲与东盟的国际运输走廊正在形成。

  1月15日下午,以“丝路亚蓉欧全球共合作”为主题的第二届“亚蓉欧”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在成都举行。成都国际铁路港向全球多式联运参与机构发出构建“亚蓉欧”大通道的邀请。

  争建亚欧枢纽

  中欧班列始于重庆2011年开启的惠普班列,到目前全国已有50多个城市开行中欧班列,到达欧洲15个国家40多个主要城市,运输网络覆盖亚欧大陆的主要区域。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欧班列的作用更加凸显。

  2019年8月,国家发改委又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明确建设三条主通道,分别是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

  西部陆海新通道将一带和一路连接起来,形成了亚欧运输通道。因此,一些西部城市先后南向开行铁海联运班列,并与中欧班列等国际铁路联运班列的对接。

  成都港投集团总经理周俊波介绍,2019年,成都开行国际班列3186列,其中中欧班列1551列。中欧班列(成都)累计开行已超4600列,拉动进出口贸易额超200亿美元,其中超60%的货源来自四川省,有力带动了西部地区外贸发展。

  周俊波表示,2020年,成都国际铁路港将调整优化中欧班列开行计划,推出精品班列、定制化班列,以及欧洲通等产品,与此同时,西部陆海新通道开行计划也将扩大开行规模,每周往返将达到19列。

  不仅如此,中老铁路预计2021年开通,这为铁路直达新加坡创造条件。老中铁路公司副总工程师董天胜表示,中老铁路将开通泛亚班列,打通中国南部的大通道。中老铁路开通后口岸通过能力会提高4倍,物流通行费用会大幅度降低。

  中老铁路北起两国边境,南抵万象,2016年12月全线开工,计划于2021年12月建成通车。这是2019年5月21日在老挝拍摄的首跨合龙的中老铁路琅勃拉邦湄公河特大桥。新华社图

  此次大会上,成都国际铁路港就联合德铁、俄铁物流、白俄铁、越南铁路、中老铁路、塞尔维亚铁路、钦州港、成都海关、南宁海关等,在国内率先探讨中欧班列与中老铁路合作,继续深化跨里海国际运输合作,打造以“亚蓉欧”班列辐射中南半岛、衔接中亚地区、联通欧洲腹地的国际贸易新路径。

  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项目总监郝攀峰向第一财经表示,“蓉欧+西部陆海新通道”提供了想象空间,成都可以建成亚蓉欧转运中心,同时发展贸易、金融和产业。随着东南亚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一些附加值高的工业中间品都会利用这个通道。

  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张倞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东盟一松浦ひろみ些产品还需要到其他国家组装加工,比如三星就与成都方面在测试将越南工厂的产品运送到欧洲,还有很多企业提出到越南和新加坡的货运需求。

  在这条通道上,有意争夺枢纽的不只成都。

  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张晓东向第一财经表示,打造亚欧转运中心,按照传统经济发展逻辑,广西、云南、四川和重庆都会有一争。不过,按照新的发展方式,可能会有新模式的突破,尤其是成都地区打造双城经济圈。

  补贴退坡考验运营能力

  中欧班列的网络还在不断延伸扩张,同时,中欧班列运行质量和格局也正在发生变化。

  2019年就是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一年。

  2018年12月,中欧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研究通过了《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等制度文件;确定了建立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统一对外议价、开展宽轨段集并运输等。

  《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在保持既有统计评价指标不变的前提下,新增了班列运输重箱率、换算列等指标,将目前国内按列考核的量价捆绑政策调整为按发送箱量捆绑考核。这为中欧班列的无序竞争形成制约。

  这些措施取得积极效果。近日召开的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芒果大直播刘雨欣工作会议消息,2019年全年开行中欧班列8225列、同比增长29%,发送72.5万标箱、同比增长34%,综合重箱率达到94%。

  郝攀峰向第一财经表示,中欧班列现在整个基调是高质量发展,不再追求班列的数量。通过这几年中欧班列的研讨、整合,高质量发展和提升对本地经济服务已经成为共识。现在主要看两方面:一是对本地经济的带动作用;另一个就是强调协同合作。

  实际上,要求中欧班列降低或者取消补贴的呼声渐起。有消息称,2020年国内将全面取消地方财政对中欧班列的补贴,进行全市场化的运营。周俊波向第一财经表示,现在正在按照国家的要求,每年减少10%的补贴。

  2019年4月4日,首趟卢森堡至成都中欧班列在卢森堡迪德朗日铁路场站准备出发。新华社图

  随着财政补贴的逐步退坡,班列公司的运营能力将接受挑战。周俊波此前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一是提质、降本、增效;二是通过贸易和产能的反哺。

  张晓东向第一财经表示,产业支撑力大的城市,补贴逐渐取消没有问题。什么是产业支撑力?就是当地的货有多少,现在很多靠补贴把别的地方的货物抢过来,如果别的地方补贴力度大了,就不到你这里。都取消补贴,交通区位、产业区位条件等就能公平发挥作用。“期待更公平的营商环境,这样才能高质量发展。”

  在本次大会上,成都国际铁路港联合中白产业园、中老磨憨-磨丁经济开发区、罗兹产业园、泰国产业园、布列斯特市、天津东疆保税港区、中马产业园等共同参与组建“一带一路”产业园区联盟。

  此外,四川省政府也积极支持全川共建“亚蓉欧”产业基地,此次会议邀请川内12个地市州,通过打造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区域发展共同体,带动川货走向全球,吸引外向型产业落地。

  郝攀峰向第一财经表示,财政补贴逐步退坡,中欧班列的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将会形成二八原则,即中欧班列运营的前八大公司运量将占到全部中欧班列运量的80%以上,这是一个趋势。

责任编辑:赵慧芳

文章推荐:

最近发表